西班牙首相今首访中国 主打经济牌充满期待(图)

应国务院总理的邀请,西班牙王国首相何塞·路易斯·罗德里格斯·萨帕特罗将于今日乘专机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

这是2000年后西班牙首相首次访华。在北京访问期间,中国领导人将分别会晤萨帕特罗。按照双方安排的访问日程,除了和中国领导人会面并签署一系列政治、经济方面的协议外,随萨帕特罗来访的西班牙企业还将与中方企业签订一系列合同,中西双方还将签署在华开办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的谅解备忘录。带着了解西班牙的目的,

本报记者在10日到15日前往马德里,就西班牙的内政外交政策采访了萨帕特罗政府的有关官员和在西班牙的企业代表。

14日下午,记者随中国记者代表团一行6人前往西班牙首都马德里曼克劳尔首相府,和萨帕特罗的新闻发言人哈维尔·巴兰祖拉以及首席经济顾问米盖尔·塞巴斯蒂安见面。

首相府的建筑并不特别显眼,设计风格简约,红色的砖墙掩映在周围的草木景观中,在马德里明亮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恬淡从容。

在谈起萨帕特罗的时候,首相府新闻发言人哈维尔强调首相是一个很谦和的人。哈维尔向记者透露,有空的时候,萨帕特罗喜欢和两个女儿一起打篮球,是一个很注重家庭的人。还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方面是,萨帕特罗是个足球迷,但他不是皇马的球迷,而是巴塞罗那队的支持者。哈维尔说,这在入主曼克劳尔首相府的人中还是第一个。记者问哈维尔,萨帕特罗每天如何在繁忙的公务中抽时间和家人共享家庭时光。他说,萨帕特罗通常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6点,并且他通常会尽量抽时间和家里人共进早餐。看来,入住曼克劳尔一年多后,萨帕特罗并没有完全被公务淹没。

有一种说法称,萨帕特罗是被炸上台的。去年3月11日,马德里火车站遭袭击后,阿斯纳尔的人民党政府因为反应慢,在未做充分调查的情况下就坚持把矛头指向“埃塔”,在随后的大选投票中失去民众支持,使萨帕特罗所在的工人社会党连续两届大选失利后重新成为执政党。

“3·11”后出任西班牙首相的萨帕特罗,对重拳出击,一年来共有百余名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被捕,“埃塔”组织重要头目也相继落网。

7月7日伦敦爆炸案发生后,萨帕特罗在9日的《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称,击败需要达成全球共识。萨帕特罗在文章中说:“我们必须致力于传播这样的信念,既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为开脱。任何想法,不管它看起来是多么冠冕堂皇,都不应成为谋杀的托词和借口,这就是为什么作为一种现象,不仅只是某个文明,文化和宗教特有的产物。因为这个原因,我在联大上提议在互信和彼此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建立全球文明联盟。”

萨帕特罗说,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反恐的共识只能在联合国的框架下才能完成,并呼吁尽快建立全球反恐公约,在操作层面上建立各国司法和情报部门之间的合作机制。

萨帕特罗对联合国作用的推崇以及建立全球文明联盟的提议表达了一种和文明冲突论完全不同的多元文化共存的价值取向。

实际上,萨帕特罗不但在各种文明如何共存上强调宽容和法治,对西班牙的社会问题上也持开明立场。他反对西班牙社会中突出的大男子主义,并称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上台伊始,他就履行竞选时的承诺,大刀阔斧地改组内阁成员的性别结构,在16人的内阁中把一半的位置留给了女性,包括第一副首相兼首相府大臣,政府发言人玛丽亚·特雷莎。费尔南德斯·德拉维加·桑斯,发展大臣马格达莱娜·阿尔瓦雷斯·阿尔萨,以及教育和科学大臣玛丽亚·赫苏斯·桑塞贡多·戈麦斯·德卡迪尼亚诺斯等。虽然这些女内阁成员的执政能力依然不太为人了解,但是如此众多的女阁员倒是应验了中国的一句俗话“妇女能顶半边天”。

此外,有关同性恋婚姻合法的法案也在萨帕特罗执政一年多后获得通过,使西班牙成为继荷兰和比利时之后的第三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萨帕特罗6月30日在议会投票前的辩论中说:“措词上的小小变化,意味着数千公民的生活将发生巨大变化。我们并非在为遥远、不相识的人立法,我们是在为我们的邻居、我们的同事、我们的朋友和我们的亲属拓展幸福的机会。”据一项西班牙国内的民意调查显示,70%的受访者支持这项由工社党提出的法案。如今在马德里街头,偶尔出现的同性恋人手拉手走过闹市的景象已不再引人注目。而离马德里市中心不远的丘艾卡区,也伴随着争取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发展,演变成堪比伦敦SOHO区和纽约格林威治村的区域,在社会包容性和领导时尚潮流方面走在前面。随着不少从事艺术创作和时尚设计人士的入住,这个和当代西班牙后弗朗哥时代电影潮流MOVIDA密切相关的街区已经摆脱了往昔衰落的迹象,恢复了生机。

这些在萨帕特罗执政一年多来看得见的改变,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萨帕特罗寻求中间道路的施政风格。

这位今年45岁的西班牙首相出生在西班牙北部城市莱昂,有个外号叫“斑比”,在西班牙,用卡通形象小鹿斑比来称萨帕特罗有指其初出茅庐,尚显稚嫩的意思。在老资格的工社党党员眼里,要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显得太过年轻。

在《》记者去年5月对他的采访中,他说并不介意这个外号,也不介意人们对他微笑太多的批评。

那时萨帕特罗刚宣布从伊拉克撤军不久,他在采访中说:“可能在某些人眼里我看起来有些天真,我认为他们这样看我没什么不对。大家都知道我在公众面前总是微笑,对每个人都很有礼貌。”也许正是这种温和的行事风格,以及带有些许理想主义色彩的政见为他赢得了不少人气,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

实际上,2004年3月在西班牙大选中工社党的成功并非是萨帕特罗让世人吃惊的第一次。早在2000年竞选工社党的时候,当时尚不足40岁的萨帕特罗就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党内呼声最高的何塞·博诺成为工社党。

在萨帕特罗的人生经历中,有一个他从未见过面的亲人对他影响至深,那就是他的祖父胡安·罗德里格斯·拉扎诺。由于拒绝加入弗朗哥的革命军,萨帕特罗的祖父1936年在莱昂被占领后被弗朗哥军队杀害。临刑前的一个晚上,拉扎诺在遗书上写道,他是无辜的,但他原谅杀害他的人,并要求自己的家人谨记一个简单的政治追求:向往和平,乐善好施。萨帕特罗没有忘记祖父拉扎诺的遗言,在成为西班牙首相后发表的首次演讲中,萨帕特罗重新提起了这段尘封的往事。

另一个对萨帕特罗具有关键影响的人物是前工社党费利佩·冈萨雷斯,后者曾在1982年到1996间,连续当了4届西班牙首相,为西班牙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5岁那年,萨帕特罗跟随父亲出席了冈萨雷斯在西班牙北部城市希洪组织的一次工社党大型集会。那一年是1976年,弗朗哥政权刚倒台没多久。萨帕特罗说,在听了冈萨雷斯的那次为工人争取权利的演讲后,他就决定加入工社党。19岁时,萨帕特罗正式加入工社党,26岁时,他成功当选代表莱昂地区的国会众议员,成为西班牙最年轻的国会众议员。2000年在成功当选为工社党主席后,萨帕特罗在演讲中明确表达了对冈萨雷斯的致敬。

一位相当了解西班牙政界的资深商界人士对记者称,萨帕特罗成为国会议员后的14年中,表现并不高调,没有成为媒体关注的风云人物,但在2000年成为工社党后,萨帕特罗提出了对工社党革新的思路,要改变以往和保守政府对抗的做法,大力推行对话和协商,在反恐和司法改革等问题上,寻求双方的共识。这些新思路让老资格的工社党人颇为侧目,认为这将削弱工社党的力量。但是,这种以寻求中间道路,被萨帕特罗称为稳健改革的政治理念,在保守的阿斯纳尔政府执政期间,逐渐变成了萨帕特罗手中最有力的一张王牌。

到2003年的时候,民意调查已经显示萨帕特罗的支持率超过了当时执政的阿斯纳尔,而由于阿斯纳尔政府决定支持美国出兵伊拉克,西班牙经历了当时欧洲最大规模的反战。

有关向伊拉克出兵的问题使很多年轻选民变得不再对政治漠不关心,萨帕特罗坚定的反战立场为其赢得了这些年轻选民的心。

但在2003年夏天的地方选举中,工社党失去了关键的马德里地区政府的多数席位。这次失利对萨帕特罗的形象打击甚大,党内成员对其领导能力信心不足。随着大选的临近,阿斯纳尔所在的人民党也不断批评萨帕特罗的领导能力,并给他的名字改为“萨帕提托”。西班牙语中“萨帕特罗”是鞋匠的意思,而“萨帕提托”则是小鞋子的意思。阿斯纳尔给萨帕特罗起的这个外号明确指向萨帕特罗的经验不足问题。

很多人认为,在2004年3月大选白热化的时候,阿斯纳尔对“3·11”爆炸案的迟钝反应和未经调查就把元凶指向埃塔的态度,使选民的态度发生了根本变化,但萨帕特罗则认为在此之前,工社党针对选民发起的大规模动员就已见效,“3·11”只是把工社党的最后胜利放大了。

西班牙首相府发言人哈维尔14日在对记者谈到萨帕特罗对伊战的态度时指出,实际上萨帕特罗在作为反对党的领导时,就对出兵伊拉克公开表示反对,成为首相以后,这个立场也没有改变。2004年4月18日,在正式成为西班牙首相的24小时内,萨帕特罗就宣布从伊拉克撤军,其对竞选承诺的执行速度之快让很多观察家颇为吃惊,也让白宫大为不快。

2004年5月初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萨帕特罗透露,当他给布什打电话告诉他撤军决定时,布什说他对这个决定很失望,“他表达了他的看法,我表达了我的看法,最后他对我说的一句话是‘谢谢给我打电话’”。萨帕特罗在谈到撤军的决定时说,即使在伊拉克的外国军队由联合国或者北约管理,他也不会再把西班牙军队派回伊拉克。他说:“西班牙军队已经完成了在伊拉克的使命,再把他们派回去没有意义。”在撤军决定宣布后的一次电话交谈中,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指责西班牙的撤军决定是懦弱的表现,但萨帕特罗新任命的国防大臣何塞·博诺针锋相对地回击称这个决定需要巨大的勇气。

撤军决定使西班牙前首相阿斯纳尔和白宫建立起的良好西美关系走向疏远,但是萨帕特罗政府显然不愿看到西美关系就此冷淡下去。西班牙外交部亚太司司长何塞·尤金涅尔·萨拉里奇12日对记者说,工社党政府在1995年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时就是加强跨大西洋关系的倡导者,并称现在美西两国对阿富汗维和以及全球反恐等问题上依然有共同立场。萨拉里奇说,虽然在伊拉克撤军问题上西班牙和美国之间产生了摩擦,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话虽如此,作为欧洲政治一体化的倡导者,萨帕特罗出任首相后外交重点向欧洲倾斜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对欧盟内部的事务上,萨帕特罗的前任阿斯纳尔对法德态度一直很强硬,在有关西班牙投票权和对西班牙的补贴等问题的谈判中有“不先生”的绰号,因此萨帕特罗温和的协商态度自然比较受法德的欢迎。

萨帕特罗对欧洲合作前景的积极态度可以从他在今年1月18日参加空中客车A380揭幕仪式上发表的演讲中看出。在那次演讲中,萨帕特罗指着西班牙、英国、法国、德国国旗和欧盟旗帜说,“没有这四面旗帜和居中的蓝色旗帜,这个梦想不会实现”,并称“欧洲前进的步伐无法阻挡”。记者当时曾在现场采访,在听四国领导人演讲时记者注意到,萨帕特罗、希拉克、施罗德对欧洲合作前景的积极论调基本一致。

而在今年2月份,西班牙对欧宪公投的高票通过,也给希拉克和施罗德的“欧洲雄心”注入了新的动力。可是好景不长,如今萨帕特罗需要面对的是法国和荷兰对欧盟宪法说“不”,以及欧盟预算案谈崩的现实。

在法德作为推动欧洲政治一体化的引擎不再像从前一样马力十足的情况下,欧盟预算案的难产给西班牙经济发展的前景投下了一丝阴影。据西班牙外交部公布的数据显示,西班牙在1987年至2003年间,获得的欧盟经济援助和补贴达853亿欧元,这些补贴有利地提升了西班牙的经济总体表现。

萨帕特罗的首席经济顾问米盖尔·塞巴斯蒂安14日对记者介绍说,在过去10年间西班牙的国民生产总值以超过欧盟平均水平1%的速度增长。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去年西班牙的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17万亿美元,成为世界八大经济体,在欧盟各国中排在德、英、法、意之后列第五。在2007到2013年欧盟新的财政预算谈判中,西班牙因为补贴问题和英国一起对布鲁塞尔提出的妥协方案投了反对票,但这只是暂时缓解了西班牙可能失去欧盟补贴的压力。在可见的将来,萨帕特罗在面对来自新加入欧盟的东欧国家对欧盟补贴的要求时,将会面临来自国内保护主义势力和法德等国要求把更多补贴投向东欧的双重压力。

为了给社会和经济注入新的活力,西班牙政府采取了较为宽松的移民政策。和5年前相比,西班牙如今的种族分布已大为不同。塞巴斯蒂安告诉记者,西班牙目前移民总数已经占总人口的8%,过去5年间移民增加了200多万,分别来自拉美,北非、东欧和亚洲地区。移民的增加拉动了西班牙基础设施和房地产业的发展。记者在马德里街头发现,和5年前相比,西班牙的确增加了不少不同肤色的人,这其中也有中国移民。虽然面临和当地社会融合的问题,但是新一代中国移民为拉动西中两国间贸易往来所做的贡献获得了西班牙官方的充分认可。这其中,从事服装和百货贸易的中国移民具有代表性。

记者11日在马德里采访了西班牙华人企业联合会主席刘松林。刘松林经营的商贸仓库位于马德里近郊的弗恩拉巴拉达。据他介绍,那里原是废弃的工业仓储区,经过中国移民的改造,目前这里已是南欧最大商贸仓储区,共聚集了200多家华人仓储店,主要提供来自中国的小商品,一年的进货量达到1万到1.5万集装箱。刘松林说他1990年来到西班牙,开始给别人打工了解当地社会情况,第二年自己就买了一间饭店,发现效益不好后,自己开了一间百元廉价商品店。在连续开了4间百元店后,1994年的时候开了一家仓储式百元店。随着生意规模的发展,刘松林做起了批发鞋和服装的生意。

据刘松林介绍,两年前他开始雇用西班牙设计师设计鞋子式样,在向西班牙客户推销设计的同时,谈妥生产数量,然后在浙江生产,再进口到西班牙。这种经营方式已经摆脱了原来的纯粹依靠进口廉价中国产鞋子的粗放经营模式,走上了西班牙设计、中国加工生产,再返销西班牙的新路,里面隐含着对全球化规则的充分利用。刘松林说,目前他60%的各色鞋子都是根据西班牙客户下的订货单,在浙江温州自己投资建成的鞋厂里生产后,再进口到西班牙。

对目前中西贸易间的现状,刘松林打了比方,从中国来十个集装箱的货,回中国的时候有九个集装箱是空的,难怪西班牙负责贸易的官员对中西贸易的现状不满意。

去年9月西班牙埃尔切发生烧鞋事件时,刘松林的商铺就在事发仓库的旁边。谈到对此事的看法时,刘松林称应该冷静地看待这件事,并说当地的华商反应比较冷静,整体上,烧鞋事件对西班牙的华商冲击不大。西班牙外交部对外经贸处处长埃米利奥·费南德斯·卡斯塔诺11日对记者说,埃切尔事件只是一个孤立事件,像制鞋这样的西班牙传统产业要适应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对其产生的冲击尚需一段时间调整,西班牙政府已经采取措施避免贸易保护主义演变成极端民族情绪。

据西班牙工业旅游贸易部贸易投资处处长奥斯卡·维阿·奥扎亚介绍,中国现在对西班牙的出口主要是原材料和服装百货,处于比较低端的水平,而西班牙对中国的出口集中在比较高端的项目上,西班牙在银行、保险、电信、旅游、基础设施项目监理以及绿色能源等方面和中国合作的空间较大,西班牙最大的电信公司TELEFONICA已对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注资,而华为等中国公司已成为其重要的商业伙伴。实际上,中国企业这两年在国际上的表现正在改变西班牙人对中国只出口低端产品的看法。奥扎亚举了一个例子,在土耳其的一个铁路建设项目国际投标中,经过初选进入下一轮的投标公司来自德国、西班牙、中国、日本和韩国,中国公司和传统技术强国同台竞争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对西班牙经济发展的前景,西班牙首相府首席经济顾问塞巴斯蒂安说,萨帕特罗政府对西班牙的经济表现谨慎乐观,但由于传统的以欧盟为主的西班牙出口导向(约占西班牙总出口量的71%)受到欧盟经济表现整体低迷的影响,西班牙需要大力扩展拉美和亚洲市场,其中中国将是主要的拓展目标,这也是促使萨帕特罗政府为推动西班牙大中型企业开拓中国市场而推出中国计划的原因。此外,随着中国在拉美地区投资和贸易的强劲增长,西班牙和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合作前景广阔。

记者在西班牙期间,不至一次听到西班牙官员表达和中国合作共同开拓拉美市场的意愿,作为基础设施的准备,明年1月份投入运行的马德里巴拉哈机场4号航站楼将成为东亚通往拉美地区的枢纽机场。

萨帕特罗首相从没访问过中国,此次和他一起访华的商贸代表团将试图打开和中国经贸文化合作的新局面,而中国也将通过和这位年轻的西班牙首相零距离接触,感受到西班牙当前发展的脉搏。萨帕特罗的发言人哈维尔说,希望通过这次访问以及中国领导人11月份对西班牙的回访,萨帕特罗能和中国领导人建立像朋友一样的关系。在被问到萨帕特罗对此次中国之行有何期待时,他自信地笑着表示,西班牙和中国将会互相喜欢对方。真如此,中国对西班牙的了解和认识可能就不再只是斗牛和弗拉明戈舞。

萨帕特罗1960年8月4日出生于西班牙西北部小镇巴亚多利德,1990年结婚,妻子是女高音歌唱家,有2个女儿。

萨帕特罗毕业于西班牙莱昂大学法律系。年轻时便从政,1979年加入工社党。1986年当选众议员,成为当时西班牙国会中最年轻的众议员。

1986年至2000年,连续四界当选代表莱昂地区的工社党副主席,2000年3月工社党大选失败后出任该党。2003年被推选为该党首相候选人,并在2004年三月的大选中击败阿斯纳尔领导的人民党。

2004年4月17日,萨帕特罗正式出任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的执政思路倾向于英国首相布莱尔的“第三条道路”,在工社党赢得大选之后,萨帕特罗发表讲话说,新政府的首要任务是打击各种形式的活动。搜狗(搜索:“西班牙”,共找到8,283,966个相关网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